首页 还没有账号?点击注册 登陆

财经钻- 权威财经门户,价值、与您分享!

财经精选 财经资讯
A股 美股 新股 港股 大盘 期货
基金 私募 保险 外汇 信托 贵金属 产经资讯
科技 银行 贷款 债券 首页 理财
商业 房地产 新三板 财经贝EHZ私募认购
消费曝光台 资本市场
创新世界 科创板
世界、这里起步 创业投资 财经大家说 创新与世界 并购 私募 财经问答 信托 众筹 理财师入驻 我是投资人 科技供应/需求

财经大家说

财经与世界,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财经世界的看法、观点

伪市值管理:一场利益输送的隐秘牌局

左手指月239
2022.08.16 14:51
帮他置顶

来源:中国证券报

前私募人士叶飞近期关于中源家居的“坐庄”爆料,在资本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坐庄”这一隐秘操作罕见地被推至“聚光灯”前。监管机构及时出手,证监会5月16日决定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利通电子、中源家居等股票价格立案调查。截至5月18日,10多只涉及该事件的个股连续遭遇大跌。

有专家指出,市值管理不是“坐庄”、做股价,个别上市公司迎合市场炒作热点、编题材、讲故事,人为控制信息披露的内容、节奏,以虚假夸大或不确定的信息影响股价,利用民间配资等金融杠杆操控账户层层拉抬股价,以利益输送让公募等机构账户高位接货,形成非法产业链条。这显然与市值管理的目的、初心相背离,监管机构对于这种隐匿的违规违法行为必须重拳打击。

事前见面先“开背”

叶飞只是揭开了盖子,里边的更多黑幕远非普通投资者所能想象。

“坐庄”是违法犯罪,因涉及多方,担心败露,防止“反水”成为参与方共识,这在见面环节就体现得淋漓尽致。“上市公司老板要跟盘方事前见一面,上来需要‘开背’。此外,交谈过程中私下录音、录像几乎是常规动作。”华东一位资本市场掮客李岩(化名)曾在去年下半年参与某上市公司的“坐庄”。他透露,所谓“开背”并非亮出身体背部,而是需要主动提供自己的“把柄”,以及亲近人士参与其中。“为的是大家在一条船上,防止有人‘反水’。”

不但要亮出各自底牌,交易各环节还层层隔断,为的是防止消息泄露。常年活跃在二级市场的资本人士袁嘉(化名)直言,“坐庄”产业链是一环扣一环,都是通过中间人出面。假如资金方直接跟上市公司接触,风险便无法实现隔断。“我会先换一个手机和电话卡,单线联系,交易结束后会把手机销毁,不留下任何痕迹。”

盘方入局后,筹措资金成为当务之急。袁嘉介绍,“坐庄”首先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向盘方提供启动资金,盘方根据自身情况可选择向外进行配资,过程中会引入像叶飞这样的中介,股价到达一定价位后要找人接盘。因为股票没有真实流动性,直接卖出无异于“砸盘”,这时就需要找人高位去接盘。

叶飞提及自己的下家是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就是“接盘”角色。袁嘉介绍,通常情况下,资金账户可分为ABC三档,A类账户为盘方自有账户,负责“锁仓”;B类账户为配资方账户,一般让上市公司实控人提供保证金,按照1:3或者1:5的方式配资,由盘方操控负责股票拉升;C类账户多为公募或者私募资金以及杀猪盘,主要为接盘方。“这里边,盘方的A类账户收益是明确的,在上市公司不断释放利好消息的配合下,股价在B类账户的拉抬下不断走高。而C类账户基本是要赔的,尤其是公募基金或是小散户等进来是接盘赔钱最终扣除中介费用后,坐庄收益是上市公司老板与盘方五五分。对于基金经理的贡献,盘方会私下直接给基金经理好处费,这样才能将基金经理捆绑在一条船上。

“坐庄”各环节看似分工明确,但背后的博弈则是暗流汹涌。2020年12月下旬,李岩参与的前述“坐庄”公司早盘阶段突然“闪崩”,原本该股正处于拉升阶段,这出乎了上市公司与盘方的意料,一度双方相互猜忌。不过,最终他们查明是中间人参与了“老鼠仓”。“这个江湖根本没有好人。”李岩直言。

一旦交易完成,利益分配成为环节的高潮部分。“当时现场就这些钱,你拿着就走,以后再去找他,谁也不认识谁。”袁嘉如是说。李岩则透露支付环节有多重玄机,除了常规的现金交易外,还有通过数字币进行支付的,更有甚者通过赌博来利益输送,比如在澳门一些赌场的VIP厅故意输给基金经理。

谁看了“底牌”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的前200名股东名册在“坐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叶飞便在爆料中称,中源家居雇佣的市值管理盘方蒲菲迪提供了公司前200名股东名册等资料。

之所以叶飞需要查看股东名册,上海某券商人士分析认为主要是为了减少和规避风险。“有时会有特殊股东为避免遭到市场关注,会故意把账户持股比例控制在10名之外。叶飞这些人也会特别关注排名在10名之外,但排名又相对靠前的自然人账户,因为这些账户可能隐藏砸盘风险,会要求公司老板解释公司和这些自然人账户持有者的关系。自然人账户比机构账户敏感,这个圈子小,有些账户随便问一下就会知道是谁实际控制,会不会搞事情。如果风险大,叶飞这些人就不参与了。”

李岩则表示,资金方需要股东名册了解盘方的持股变化,否则如果对方一直在“出货”,后端的资金方进场无异于充当“接盘侠”。股东名册是公司核心信息,如对外泄露,至少说明公司治理有问题。能向中介方提供股东名册,说明盘方和公司的关系不一般。“如果股东名册都拿不出来,资金方应该不会和盘方合作。”

股东名册同样充当着证明工具。北京某上市公司董秘林斌(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有了股东名册,可对照验证相关方是否兑现了买入的承诺,当然为了防止资金方提前“跑路”,分配收益时也会要求出具股票交割单,以查看卖出时间点。

上市公司对于股东名册管理比较严格。以中源家居近期回应为例,公司称股东名册由董事会办公室证券事务代表专人管理,公司仅向提出查询需求的相关股东提供信息查询,公司未提供股东名册相关文件。公司仅在可转债申请过程中向中介机构提供了多份前200股东名册,作为尽调使用。

那么又是谁泄露了上市公司的“底牌”呢?业内人士介绍,在上市公司内能接触股东名册的人士包括证代、董秘以及公司重要股东。出于风险和回报的对等性,证代和董秘是不太可能冒险主动外泄股东名册,上市公司重要股东才有动力和话语权来提供股东名册。

念歪了的“市值管理”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研中发现,参与“坐庄”的人士通常称自己从事的是市值管理,但真的是这样吗?

业内人士指出,实施市值管理的主体主要是上市公司或者控股股东,措施只限于回购与增持,不必过度强调上市公司的股票市值。但现实情况却是,“借‘市值管理’名义,行操纵股价之实”的案件成批涌现。

林斌坦言,这种伪市值管理其实在市场较为普遍,主要来自于上市公司大股东的三种诉求。首先是可以赚“快钱”。相比于许多民企一年利润不足千万元,“坐庄”一次便可套现上亿元。在这种造富神话带动下,大股东愿意铤而走险也不难理解。其次是对参与定增机构承诺了“兜底”,股价处于倒挂位置,为了不让机构损失。第三,大股东面临较高的质押率,担心出现“爆仓”。

伪市值管理之所以能够生根发芽,多半与企业基本面和管理层风格关系密切。结合证监会处罚案例和各种举报线索,基本面堪忧的传统制造业上市公司成为“重灾区”,而市值普遍在50亿元以下,流通盘有限的个股,更加受“操盘手”青睐。

一家央企背景券商研究员苏敏(化名)透露,伪市值管理是一个完整且成熟的产业链,涉及面极广,券商、公募等机构人员都有参与。“部分券商研究员服务于上市公司操盘方或者私募,配合撰写深度报告,然后向公募机构进行路演,主要是吸引资金进场接盘。甚至有公募基金经理明确愿意与庄家合作。

对于伪市值管理的生存空间,林斌指出,现有的监管和处罚力度偏弱,根除伪市值管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李岩和袁嘉则持乐观态度,两人不约而同提及去年9月下旬的打击“配资盘”行动,大量配资方出事造成“庄股”大面积“闪崩”,间接导致“坐庄”成本直线飙升。未来若监管持续强化,“坐庄”行为势必将得到有效遏制。

相关阅读:

坤坤、兰兰们“帮”基民亏了1.33万亿,2022年第一个季度

https://www.cjz.vip/281708902.html


我来说两句

0 个说法